王说新语 0x01 椰奶棒冰锐评原神第一定律


什么是原神第一定律

原神第一定律,或称OP第一定律,在特定语境中可简称为第一定律,是指在b站的评论区中,若有逆天的评论出现,那么点开他的个人主页,往往会发现这是一个原神玩家。(当然,也不一定仅限b站,别的平台也是可以的)

什么是OP

OP,也叫原批,指的是逆天的原神玩家,名字的来源是著名的抗压背锅吧在被OP爆破之后造出来的词。O,圆之意,取圆和原谐音的意思;P,批之意,在当代网络用语中,x批一般指x游戏的逆天玩家,一般含贬义,比如逆天的王者荣耀玩家就可称为农批,逆天的DOTA玩家就可称为刀批(当然,实际上一般称为刀斯林),显然的,逆天的原神玩家就可称为原批。当然在x批的定义中也不一定要逆天,有时候只要玩x游戏就可以满足该要求,有时也不含贬义,比如英雄联盟天才辅助beryl就是一名原神玩家,抗抗们就以OP来指代他。

OP逆天言论行为大赏

在分析OP逆天的原因之前,我们还是应该建立一些直观的感受,来欣赏一些OP逆天的言论

感觉不如原神。。。画质

我们所讨论的第一类叫做kyky,来源于日语空気が読めない发音的缩写,意思为说不合时宜的话,本文所讨论的ky,就是指OP在其他视频底下刷有关原神的评论,最著名的莫过于在原神的爸爸塞尔达传说下刷感觉不如原神。。。画质

下图所展示的,是OP对于东方project(起源于1972年的古老ip)的碰瓷

没原神谁知道你们东方?

定理求解

又比如对于初音未来的碰瓷(一个诞生于2007年的世界著名ip)

我去,初音未来!

定理求解

以及前段时间偷了英雄联盟动画《双城之战》主题曲《孤勇者》

感受抗抗们的火力吧!

定理求解

我去,你说的这个人是我同学(捂脸.png)

OP言论的第二个行为,则是缺乏知识及常识,无论是基本的生活常识和基本的社会常识

比如随意编造数值(被戳穿了还会急眼)

什么钢铁侠

测绘错80cm

你是在监狱里玩原神吗?

比如碰瓷消防员和缉毒警察

注:钟离是原神中的一个角色

原神的文化输出!

OP的另一种逆天言论,就是对于米哈游的无限忠诚,对于原神的无限热爱。

比如觉得原神有优秀的文化输出。原神在国外的流水高这一点不假,事实上,只不过是一些穿着暴露的烧鸡罢了。

OP真的好急

对于米哈游的无限忠诚,这当然体现在觉得米哈游是一家优秀的公司,米哈游很能赚钱至一点不假,至于产品的质量。。。呃呃

当然对于其他游戏公司(比如腾讯)的抹黑还是少不了的

都是藤熏的阴谋!

偷个盘子先

以上都是OP的网上发言,当然少不了逆天的线下行为。

比如前段时间热度很高的原神与必胜客的联动,OP直接把画着原神角色的盘子偷了。

简简单单偷个盘子

当然也不只是盘子

OP逆天的原因分析及原神这款游戏本身

相信大家都已了解了OP是怎么样的一个群体,那么,他们为什么如此逆天呢?

我认为这和用户群体普遍的年龄偏小(极大量未走上社会的学生,包含大量的无知小学生)以及米哈游对于玩家的病态宣传有关,但这并不是本文的重点,在这里就不展开说了。

对于原神这款游戏本身,我的评价是值得称赞的地方有,比如是少有的多平台都可以玩的游戏(PC,移动端),变现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,此外,对于3A大作外表的抄袭抄的还凑活,如果没有玩过3A大作的人对于这款游戏应该还是能有一点兴趣的。然而,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是个一坨屎的游戏:莫名其妙的剧情,毫无新意的战斗方式技能,令人捉急的节奏,机械呆板的每日任务,甚至过场动画是没有跳过键的。如果一个人没有玩过正儿八经的3A而先遇到了原神(有一说一,由于用户的低龄性,这种人是真的多),那只能说他运气不太好碰到了这么一款弱智游戏,如果一个人玩过许多3A而觉得原神更好玩,那我觉得他的审美有点捉急,当然还有一种人是没空玩要花时间的好游戏而选择快餐式消费(压力巨大的今天,这种人也挺多),那我的评价是不如玩愤怒的小鸟。当然这个游戏的氪金机制也很弱智,角色靠肝基本时间很长,一氪就是一个648,花钱多的一批的同时没什么屌用。

第一定律的数学证明

由上述分析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认知:玩原神的人,是个逆天的概率非常的大。但是这个认知显然是不太严谨的,我们当然希望能够通过数学工具,相对严谨地证明OP第一定律。

对于两种特征关联的可能性,那当然要从概率的角度解决问题,而概率问题有频率派贝叶斯派之争,我认为在本问题中,频率派擅长的极大似然估计法并不太方便描述和证明该问题,那么我们就从贝叶斯派的处理最大后验概率的角度来半定量地证明OP第一定律。

问题目标

证明:当我们看到逆天言论时,他是原神玩家的概率很大。

贝叶斯公式

频率学派的观点是对总体分布做适当的假定,结合样本信息对参数进行统计推断,这里涉及总体信息和样本信息。而贝叶斯的核心思想,就是在此基础上引入了先验,即来源于人们常识和经验的信息。也就是说,和完全客观的频率派相比,贝叶斯派是有一丝主观的偏见在其中的。

于是我们便可得到贝叶斯公式
$$
后验=\frac{似然*先验}{证据}
$$
也就是
$$
P(A|B)=\frac{P(B|A)*P(A)}{P(B)}
$$
其中,$P(A|B)$代表在$B$发生的情况下$A$发生的概率,比如$P(我后选了鳄鱼|对面先选了亚索)$就代表对面选亚索的情况下我会选择玩鳄鱼的概率。

后验是我们要求的值,也是根据观察到的样本修正之后的概率值;似然相当于模型的参数,在贝叶斯的思想中模型也像所求的参数一样是不固定拥有变量的;证据则是前提$B$发生的概率。

建立模型及对模型的分析

我们假定在接下来的讨论中,数据集是全体b站用户;同时,我们把玩原神的人称为,把发表逆天言论的人称为,那么,根据贝叶斯公式我们可以得出:

$$
P(原|逆)=\frac{P(逆|原)*P(原) } {P(逆) }
$$

这么看其实并不是非常make sense,因为右边的多数参数并不能很好的比较大小。

这时我们注意到,全体b站用户这个群体可以简单分为玩原神的和不玩原神的,也就是

$$
b站全体用户=原+非原
$$
这样,我们使用全概率公式对上述式子进行改写,可以得到:

$$
P(原|逆)=\frac{ P(逆|原)*P(原) } { P(原)*P(逆|原)+P(非原)*P(逆|非原) }
$$
这样看来就直观很多了,我们首先看分子:

$P(逆|原)$的值是很大的,因为通过前文的描述,我们相信由于种种的原因(年龄小,米忽悠的宣传等等),原神玩家中逆天的比例是相当高的;$P(原)$的值也是很大的,因为在b站中,原神玩家本身的比例相对还是高的(玩家群体本身确实多,b站作为所谓的二次元圣地有大量的小鬼用户,b站作为原神的服务器之一带来了很多原本不玩b站的用户)。

我们再来看分母:

$P(非原)$是较小的,因为我们已经证明了 $P(原)$ 是比较大的,这么比较大小虽然不严谨,但问题不大,就算是五五开甚至是 $P(非原)$ 更大一些也不会特别影响结果;而 $P(逆|非原)$ ,也就是不玩原神的人中逆天的概率,笔者承认这种逆天的人也确实不少,但只凭原神大多数玩家都是undergraduate的以及因为许多人玩这个游戏变得paranoid,我们相信:$P(逆|非原)$的比例和 $P(逆|原)$ 相比还是比较小的。

$Q.E.D$.

第一定律的应用以及与对证明的反思

由于第一定律相当高的准确率,它被广泛运用于各种鉴定逆天的场景中,这一点我们暂且不提。

值得一提的是:由于第一定律的使用者有时缺乏足够的证据或者自身知识不足,会出现鉴定的人并不是逆天反而自己是逆天的情况,这往往出现在鉴定OP是否缺乏常识的时候。此时,我们将这种人称为:你和OP的最大区别就是你不玩原神

此外,不玩原神的人中的逆天也是很多的,因此,第一定律并不是一个非常严格的定律,所以拿来图一乐就差不多得了。

最后笔者还想聊聊为什么反OP这个话题:显而易见的,是因为OP中的逆天非常的多,但这真的是原因吗?我们反对的当然是OP低下的素质以及魔怔般的行为。此外于个人情感而言,可以算,因为笔者作为一个undergraduate,身边的$P(逆|原)$还是比较大的,而且对于事物的看法并不是一定有一个唯一答案的,即使自己知道这样中庸的道理:原神玩家中有逆天也有不逆天,非原神玩家中有逆天也有不逆天。也许这应该是目前普世的一个看法或者说最接近真相的一个看法,然而,人之所以为人而不是机器人,因此有非标准答案又怎么样呢。正如王小波所说的:

有些人认为,人应该充满境界高尚的思想,去掉格调低下的思想。这种说法听上去美妙,却使我感到莫大的恐慌。因为高尚的思想和低下的思想的总和就是我自己;倘若去掉一部分,我是谁就成了问题。假设有某君思想高尚,我是十分敬佩的;可是如果你因此想把我的脑子挖出来扔掉,换上他的,我绝不肯,除非你能够证明我罪大恶极,死有余辜。人既然活着,就有权保证他思想的连续性,到死方休。更何况那些高尚和低下完全是以他们自己的立场来度量的,假如我全盘接受,无异于请那些善良的思想母鸡到我脑子里下蛋,而我总不肯相信,自己的脖子上方,原来是长了一座鸡窝。想当年,我在军代表眼里,也是很低下的人,他们要把自己的思想方法、生活方式强加给我,也是一种脑移植。菲尔丁曾说,既善良又伟大的人很少,甚至是绝无仅有的,所以这种脑移植带给我的不光是善良,还有愚蠢。在此我要很不情愿地用一句功利的说法:在现实世界上,蠢人办不成什么事情。我自己当然希望变得更善良,但这种善良应该是我变得更聪明造成的,而不是相反。更何况赫拉克利特早就说过,善与恶为一,正如上坡和下坡是同一条路。不知道何为恶,焉知何为善?所以他们要求的,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。


评论
  TOC